做體位的『方法』VS『目標』

今天的Mysore練習,有以下的一些體會:

(1)做體位的『方法』與『目標』之間的差異

常在做體位法時急於想要達成目標,成功地抓到手,順利的膜到腳等等。殊不知『方法』才是做體位法的根基,每個體位法有它的密義,循序漸進地開展身體每個部位,而且常常關係到下一個動作基礎。不要因為擺pose而忘記動作的立意。

(2)在坐姿動作時,是以Visyna為主軸,串聯其他的動作

Visyna的用意,在維持從頭到尾的不間斷地Ujjaye呼吸,而Ujjaye呼吸在於使動作保持連貫,不會忽快忽慢

(3)做動作時不加入頭腦的意識心

頭腦的思考,只會使身體愈來愈類,愈來愈重。而順暢的動作練習,讓身體輕,不會痠痛,到後來會有『好像不曾』練習的負擔。如此的狀況,才能持續的每天練習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